欢迎光临人民银行《金融安防》杂志合作的金融安防在线(金安网)----金融机构和安防企业唯一互动平台!
金安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金安动态 > 重大要闻 >   
内容正文
清流|四川信托200亿惊雷:谁是始作俑者?
时间:2020-07-29 17:48 来源: 清流 作者:gzjt2018@123 点击:
四川 信托 的危机仍在发酵,早期违规资本运作的盖子也逐渐被揭开。 据媒体报道,7月26日, 四川银保监局发函回复投资者对四川信托的投诉称,四川信托在关联交易、风险管理、内部

四川信托的危机仍在发酵,早期违规资本运作的盖子也逐渐被揭开。

据媒体报道,7月26日,四川银保监局发函回复投资者对四川信托的投诉称,四川信托在关联交易、风险管理、内部控制等方面存在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的情况,目前已对其采取监管强制措施。

事实上,回顾四川信托先前发行的产品,可以看出爆雷早有预兆。

四川信托与另一先前已爆雷的信托巨头——安信信托(600816.SH)早年在资金上有诸多交集,两家信托不仅互发产品,而且股权关系极为密切。

四川信托实控人是商界大佬刘沧龙,四川德阳什邡人。安信信托实控人则是来自四川南充的资本大佬高天国。在安信信托爆雷后,今年6月高天国因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清流工作室梳理资料发现,在两家信托出事前,在其发行的多个信托产品中,四川信托与安信信托底层资产惊人地相似——四川信托与安信信托发行的多个产品,融资方均指向与刘沧龙、高天国关系密切的几位四川商人,其中更是包括曾经轰动一时的“达州帮”成员。

顺着线索,刘沧龙与四川商帮的隐秘关系也开始浮出水面。

两家信托互发产品超过60亿

现年65岁的刘沧龙是“宏达系”的掌门人。巅峰时期,宏达系涵盖工业、矿业、金融、地产、贸易和投资等领域,总资产300亿元,管理资产5000亿元。不过近几年来,宏达系风波不断,不复往日风光。

四川信托的爆雷,使刘沧龙的窘境愈发突出。回顾危机始末,监管叫停TOT业务是危机爆发的直接原因。据媒体报道,2020年6月12日,四川信托监事会主席孔维文承认,无法兑付系四川信托违规运作产品导致,属于借新还旧,因TOT产品发行突然被叫停,导致该类型产品的到期无法偿还。

据四川信托总裁刘景峰透露,截至6月24日,该公司TOT产品总规模为252.57亿元,对应45个信托项目。

违规运作的产品资金去了何处?清流工作室深入梳理四川信托发行的信托产品发现,部分信托的资金流向了与刘沧龙关系密切的一群四川商人。

先从刘沧龙的“难兄难弟”高天国讲起。长久以来,刘沧龙与安信信托实控人高天国之间密切的关系一直引人遐想。

清流工作室梳理发现,通过相互发行信托产品,刘沧龙与高天国曾多次为对方融资。

例如,四川信托曾经发行的“博邦系列开放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和“宝鼎创赢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资金均用于受让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股票收益权。上海国之杰的实控人是高天国。

又比如,四川信托发行的“蜀业资本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资金投向上海国之杰曾经持股的上海国业贸易有限公司,并由上海国之杰与高天国提供担保。

此外,四川信托发行的“蜀德资本4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和“鼎合逸合城优先级11期A

类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担保人均出现了高天国或其旗下公司的身影。

而根据刘沧龙控制的宏达股份(600331.SH)披露的公告,上市公司曾使用闲置自有资金4亿购买了安信信托发行的“尊享汇金一号集合资金信托”。

反过来,安信信托亦频频发行信托为刘沧龙融资。

安信信托曾发行的“创赢119号?宏达股份股票收益权投资附回购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资金便是用于受让四川宏达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宏达实业”)持有的2.5亿股宏达股份流通股股票收益权。宏达实业的实际控制人是刘沧龙,为宏达股份的第一大股东。

据清流工作室统计,仅上述四川信托与安信信托直接相互发行的信托产品,资金规模就已超过60亿。

然而,这仅仅是双方互套巨额资金的冰山一角,清流工作室从双方发行的其它信托产品看到,其资金流向虽然没有直接流入对方口袋,融资方却均与刘沧龙或高天国有着或明或暗的股权关系。

除了相互为对方大股东融资,四川信托与安信信托同样有错综复杂、相互交错的股权关系。

四川信托持有上海国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国正”)39.88%的股权,而上海国正又持有高天国控制的上海国之杰22.48%的股权。这意味着,四川信托间接持有上海国之杰的股份。

而安信信托的第四大股东瀚博汇鑫(天津)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瀚博汇鑫”),曾经间接持有四川信托的股份。值得一提的是,瀚博汇鑫目前的控股股东是成都益有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益友实业”),无论是瀚博汇鑫还是益友实业,安信信托此前均为其发行过信托产品融资。此外,益友实业也曾为四川信托发行过的一个信托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四川信托还曾短暂入股上海逸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逸合”),根据多家媒体此前报道,虽然表面上没有股权关系,上海逸合实际上是高天国控制的“马甲”公司。

四川信托持有55.78%股权的上海凯盟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其法人便是高天国,此外安信信托的高管马惠莉同样也是这家公司的监事。

安信信托通过全资子公司间接持有3.28%股权的深圳市汇联南粤兴瑞三号投资管理(有限合伙),其大股东便是四川信托,持股93.44%。

“达州帮”身影

清流工作室发现,除了在资金、股权上多有交集,四川信托与安信信托部分产品的底层资产也惊人地相似。这些信托产品的融资方,大多指向了与刘沧龙及高天国关系密切的几位四川商人。

例如,四川信托发行的“中迪花熙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1期”,融资方是“达州中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权穿透后是中迪投资(000609.SZ)。中迪投资当时的实际控制人是李勤,李勤是在四川达州起家的地产商人,今年43岁,曾四度举牌成都路桥从而在资本市场上名声大噪,被称为“达州帮”的核心成员。

李勤与高天国则有着更深的渊源。前述媒体报道的高天国所控制的“马甲”公司——上海逸合,股权穿透后实际控制人便是李勤此前实控的中迪禾邦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迪禾邦”)。

在入股营口银行时,高天国与李勤旗下公司同时入股营口银行,又几乎同时退出。而根据安信信托此前公告,其发行的“安赢11号”、“安赢25号”、“锐赢64号”及“蓝天3号”四款产品的融资方也与中迪禾邦存在股权关系。

此外,刘沧龙、高天国还与“达州帮”另一成员——戴学斌有密切交集。戴学斌现年41岁,同样是发家于地产,近年来在资产市场颇为活跃。值得一提的是,戴学斌与前述达州帮核心成员李勤亦有过交集,两人曾先后投资于同一家公司——成都圆中投资有限公司。

四川信托曾发行的“蓝润兴茂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蓝润江湾壹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蓝润华锦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产品,融资方均为戴学斌旗下蓝润集团的公司。

同样地,安信信托亦曾多次给戴学斌旗下公司融资,其发行的“成都天府新区房地产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安赢83号特定资产收益权转让附回购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安赢85号南充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产品,均用于戴学斌的蓝润集团旗下地产项目的开发。

不过,四川信托与安信信托底层资产最密集的交集,则在于成都著名烂尾楼“天府星汇广场项目”及背后的四川商人。

“天府星汇广场项目”的建设单位是成都中强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成都中强”),而据《每日经济新闻》,该公司的实际负责人是杨凤鸣。

据《财新周刊》的说法,高天国与刘沧龙、李勤等人的结识,即是通过杨凤鸣父亲杨天明的牵线。杨凤鸣为成都川宏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川宏实业”)实控人,根据杨凤鸣对媒体的说法,“天府星汇广场项目”原是万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万腾实业”)及其实际控制人吴昊牵头的项目,后来转让给杨凤鸣,而接盘该项目的资金,正是来自四川信托与安信信托的融资,共50亿。

清流工作室注意到,尽管“天府星汇广场项目”的操盘方发生了变更,但无论是吴昊还是杨凤鸣,均曾出现在四川信托及安信信托发行的信托中。

而四川信托2014年发行的“成都国际商城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资金便是投向成都中强,并由万腾实业及吴昊等提供担保。此外,四川信托2016年发行的“翔逸优债10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担保方则成都国宏腾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成都国宏腾”),该公司的其中两名股东穿透后,便是杨凤鸣之父杨天明,以及万腾实业的吴昊。

此外,四川信托发行的“金沙国际商城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融资方是成都川宏金沙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川宏金沙”),该公司同样是杨天明控制的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该信托计划的担保方除了有杨天明旗下的公司,还有刘沧龙控制的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宏达集团”)。

2011年3月起,安信信托发行“成都中信蜀都新城项目股权投资集合信托计划”,资金同样投向成都国宏腾。此外,安信信托发行的“锐赢7号”、“锐赢119号”、“创赢94号”等产品,融资均投向杨天明杨凤鸣父子的公司。而在安信信托的“安石集团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杨天明旗下的川宏金沙则成为了担保方。

更耐人寻味的是,在股权上,刘沧龙、高天明与杨天明杨凤鸣父子也有错综复杂的股权交集。

川宏实业的前股东“上海谷元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便是高天国。前述安信信托的股东、曾持有四川信托股份的瀚博汇鑫,其法人兼经理郭菡是川宏金沙的董事。而持有瀚博汇鑫4.15%股份的张粮,则同样在杨凤鸣为实际控制人的一家公司担任监事。此外,四川信托的股东之一“四川濠吉食品集团有限公司”,曾迎来瀚博汇鑫以及杨凤鸣实控的“成都五道粮有机食品有限公司”入股,这两家股东退股的时间分别是2020年7月与2019年11月。

值得一提的是,瀚博汇鑫控股大股东是“成都益有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益有实业”),持有95.85%股权。清流工作室发现,四川信托与安信信托发行过的信托产品中,均曾出现过益有实业的身影。而在安信信托信托爆雷后发起的一系列诉讼中,益友实业与川宏金沙、宏达集团、杨天明、杨凤鸣、刘沧龙等,频频一同被列为被告。

集体陷入危机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颇有意思的是,在四川信托陷入危机前后,与刘沧龙关系密切的四川商人同样几乎全线陷入危机之中。

以安信信托为例,2018年下半年起,安信信托业绩大变脸、高管陆续辞职、各类信托计划被曝出延期,流动性危机一触即发。截至2020年6月末,安信信托的信托管理资产规模近2000亿元,信托产品近800亿元到期无力兑付而逾期,而不良资产也高达约700亿元。

同样是在6月,安信信托近日发布公告称,收到实际控制人高天国家属的通知,高天国因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在无力自救过后,目前安信信托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并且正由国资进场进行资产重组。

值得一提的是,在安信信托倒下后,四川信托曾短暂释放过危机的信号。2019年1月14日,四川信托官网发布的博邦系列2018年第4季度事务管理报告披露称,“报告期内,融资方未足额偿付本项目项下贷款半年度应付利息。”博邦系列的产品,融资方正是高天国的上海国之杰。

不过,这则公告很快就被撤下。次日,四川信托官网公告称:“截止公告日,四川信托博邦系列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运行正常,我公司已收到融资方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支付的利息。”

需要指出的是,今年6月,上海银保监局曾就安信信托涉及违规的31个项目进行详细公布。清流工作室注意到,其中多个信托产品融资方均牵涉到前述的杨天明、杨凤鸣、益有实业等,违规问题包括“违规将信托财产挪用于非信托目的的用途”、“承诺信托财产不受损失或保证最低收益”等。

如今、杨天明、杨凤鸣父子的日子也不好过。根据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政府办公室今年6月回复网友的信息,前述成都烂尾楼——“天府星汇广场项目”项目本应在2018年3月交房,由于建设单位资金存在困难,导致项目多次停复工,多次推迟交房时间。

2020年1月16日,锦江区政府召集安信信托、四川信托、成都中强召开了星汇广场项目相关事宜协调会,三家公司同意于2020年2月16日前拿出具体可行的解决方案。到了2020年2月16日,四川信托表示三家公司已就《三方协议》内容基本达成一致,但受疫情影响,许多工作难以正常推进,相应工作需延长时间。目前两家信托公司正在寻找第三方垫资代建。

(责任编辑:admin)
    
    版权所有 © 2013 金融安防在线 粤ICP备13015704号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摘编,违者必究!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广棠西路8号 读者信箱:Service@jraf.net 流量统计: 技术支持:广州巨腾
    全国统一热线:020-31003448
    金融安防在线| 金融安防之家|金融安防社区|金融安防传媒|金融安保|金融安防|金融安防论坛|金融安保传媒|金融安防网|中华金融安防在线|金融安防平台|金融安全之家|金融安保在线|金融安防家园|金融安保网|安防在线|华夏金融安防在线|神州金融安防在线,金融安全防火墙|金融安全传媒|金融安全在线|金融安保论坛|金融安全论坛|金融安防教培网|金融安防信息港 | 金融安全|金融安防科技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