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人民银行《金融安防》杂志合作的金融安防在线(金安网)----金融机构和安防企业唯一互动平台!
金安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金安动态 > 时事快递 >   
内容正文
要过"紧"日子?马骏"危言"扰动市场 资金价格飚起
时间:2021-01-27 11:47 来源:未知 作者:金安网总编辑室 点击:
货币政策 基调接下来会松还是会紧?资金面的预期,似乎是准备过紧日子了! 1月26日上午, 央行 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 马骏 表示,资产泡沫较大,货币政策要适度收紧去应对。叠加当

货币政策基调接下来会松还是会紧?资金面的预期,似乎是准备过“紧”日子了!

1月26日上午,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表示,资产泡沫较大,货币政策要适度收紧去应对。叠加当日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再度大规模回笼流动性,推动债券利率明显上行,权益市场出现大幅回调。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截止当日收盘,隔夜利率已升破2.7%;DR001加权平均利率达2.77%,创下2019年9月以来的新高。

随后,当日下午,央行行长易纲在达沃斯论坛上表示,中国的货币政策将继续支持经济,中国不会过早退出支持政策。

多位研究人士也对券商中国表示,当前资金市场有些过度反应。尽管央行最近的流动性投放态度确实出现了一些变化,但是在现在国内外疫情形势尚不明朗的背景下,央行不存在过度收紧货币政策的可能性。

北京一家银行同业人士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资金固然是一方面,更主要是从各个资产市场的相关性来看,市场情绪也正处于快速震荡期,脆弱性明显上升。

担忧流动性收紧,市场脆弱性明显上升

1月26日上午,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表示,资产泡沫较大,货币政策要适度收紧去应对,叠加当日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再度大规模回笼流动性,推动债券利率明显上行,权益市场出现大幅回调。

26日,央行在公开市场依然开展规模仅20亿元的7天期逆回购操作,为连续第17个工作日逆回购。鉴于当日有800亿元逆回购到期,央行实际上净回笼资金780亿元。而受此影响,26日交易时段,市场资金面边际趋紧,资金利率全线上行,隔夜利率已升破2.7%;DR001加权平均利率达2.77%,创下2019年9月以来的新高。

与此同时,交易所市场的交易品种也出现波动,国债逆回购品种GC001大幅上行,盘中冲高回落,最终收于4.64%,较上一交易日上行166.5个基点。

26日,国债期货午盘全线下跌,10年期主力合约跌0.41%,5年期主力合约跌0.28%,2年期主力合约跌0.15%。而银行间主要利率债收益率大幅上行,短券上行幅度更大。10年期国债活跃券200016收益率上行3.12bp,5年期国债活跃券200013收益率上行5.25bp,2年期国债活跃券200011收益率上行5.75bp。10年期国债活跃券200016最新成交在3.16%,上日尾盘为3.1350%;10年期国开债200215最新成交在3.5550%,上日尾盘报在3.5325%。

“市场脆弱性明显上升,临近春节资金需求也在上升。”北京一家银行同业交易员对券商中国表示,一方面是没想到公开市场操作流动性大幅降低,另外一方面也是临近春节资金回笼压力在提升。从各个资产市场的相关性来看,市场情绪也正处于快速震荡期,脆弱性明显上升。

江海证券屈庆团队分析认为,当前市场有些过度反应。央行最近的流动性投放态度确实出现了一些变化,短端对流动性态度变化已有所反应。但是,在现在国内外疫情形势尚不明朗,全国疫苗注射速度不及预期的背景下,央行不存在过度收紧货币政策的可能性。往后看,春节的流动性缺口是确实存在的,因此央行后续必然会有更多的资金投放进行对冲,回购利率大概率会触顶回落。

易纲:中国不会过早退出支持性货币政策

然而有意思的是,北京时间1月26日下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出席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议程会视频会议时,明确强调“我们将确保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并且不会过早退出支持政策。”

易纲表示,“展望未来,中国的货币政策将继续在支持经济复苏和防范风险之间保持平衡。我们将确保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并且不会过早退出支持政策。”。易纲称,2021年中国经济复苏前景仍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疫情的发展,“我的大概率预测是,今年中国的GDP增长将或多或少回到潜在增长水平,即恢复到正常的区间内”。

这一表态也是延续了1月上旬易纲接受采访时的一贯表态。当时记者问道,2021年人民银行如何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

易纲表示,“2021年货币政策要‘稳’字当头,保持好正常货币政策空间的可持续性。”在总量方面,综合运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在结构方面,发挥好货币政策工具精准滴灌作用,加大对科技创新、小微企业、绿色发展等重点任务的金融支持。同时,深化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巩固贷款实际利率下降成果,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

针对疫情期间特殊的、阶段性的政策在完成使命后将退出,如何避免政策退出的叠加效应?对此,易纲表示,中国没有采取零利率甚至负利率,也没有实施量化宽松政策,是少数实施正常货币政策的主要经济体之一,一直以来也没有“大水漫灌”。因此,对于中国的货币政策而言,退出问题较小。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央行副行长陈雨露也在近期在国新办发布会上的表态,与易纲的提法也是基本一致。陈雨露表示,人民银行会坚持稳字当头,不急转弯,根据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阶段性特征,灵活把握货币政策的力度、节奏和重点,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以适度货币增长支持经济持续恢复和高质量发展。

货币增速要与GDP匹配!8%的增幅也相当可观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在前述央行表态中多次强调,在总量方面,综合运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

这一提法,和之前规则一致,但是因为2020年低基数关系,21年会有个异常的高增速,多家预测8%以上,再加上通胀,是否能真的兑现如此高货币增速需要观察?统计显示,2020年底,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10.1%,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增长13.3%,而GDP增速为2.3%。

目前,中国社会科学院预测2021年中国GDP增长可达7.8%。而随着2021年地方两会拉开帷幕,多个省份2021年经济主要预期目标相继出炉,均在6%以上。东部省份如广东、上海、北京将2021年GDP增速目标统一设定在6%以上,中部省份河南、湖南、山西等经济增长目标为7%-8%,湖北作为2020年受疫情影响最大的省份、海南由于自贸港政策利好,2021年经济增长目标设定均在10%以上。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北京绿色金融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院长马骏强调,去年上半年货币扩张很快,M2基数已经很高,在现在的基础上再增长8%~9%也是不小的增幅。

事实上,即便外界解读马骏表态,更针对资产泡沫较大的问题,要求主动适度收紧货币政策。马骏同时强调,货币政策转向不能太快。目前我国通胀不高,CPI今年看上去会更好看,因为去年猪肉基数效应。PPI会往上涨,但不会涨的太多,也没有要求一定要转得太快。同时,一些地方政府和商业银行强烈要求要保持货币政策的连续性,或者要求转得非常慢,认为转得太快会导致项目停工、烂尾、坏账等问题。

此外,马骏对于取消GDP目标增长目标和降低宏观杠杆率的表态,是长期的持续的,不是一时兴起。在2014年9月担任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时,马骏撰文强调,货币政策应继续稳健,避免杠杆率大幅攀升。随后几年时间,马骏曾在多个场面,强调宏观杠杆率上升过快累积金融风险。

前任委员PK现任委员,余永定建议降低利率进一步配合财政政策

相对于马骏这位现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曾经担任这一职务的宏观经济学者——余永定则更强调,不要过于担心政府杠杆率的暂时上升,要求货币政策进一步配合财政政策,降低利息率,追求尽可能高的经济增速。

余永定认为,由于中国经济下跌和通货紧缩,政府必须采用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必须增加财政支出。否则,中国的GDP增速就会更低。这是一个两难的境地:如果采用扩张性的财政政策,你就不得不扩大预算赤字,中国的财政状况就会恶化。如果想减少赤字,就要减少财政支出。这样的话,经济增长速度就会下降,而且会形成恶性循环。政府支出减少导致经济增长下降,经济增长下降导致政府收入进一步减少;政府收入减少导致政府支出进一步减少。这是一个很糟糕的恶性循环。我们必须在经济增长和财政状况两者之间寻找一个平衡,或者说两害相权取其轻。

余永定强调,中国经济学家非常担心中国的政府杠杆率,非常担心政府债务占GDP比重进一步上升会最终造成财政危机。这种担心不无道理。但我以为中国目前的主要问题是经济增长速度过低而不是政府杠杆率过高。1990年代末2000年代初经验告诉我们,经济增长速度上去了,杠杆率就会降下来。我们不必过于担心政府杠杆率的暂时上升。

我们能够判断当前有无进一步提高经济增速的可能性。如果我们判定当前存在产能过剩、有效需求不足、没有通胀的明显迹象,我们就不必犹豫,就应该采取扩张性宏观经济政策。不要轻言退出,发现明显通胀压力之后,再退出扩张性的财政货币政策也不迟。事实上,中国政府和中央银行在抑制通货膨胀方面一直是十分成功的。

 

余永定认为,在中国目前情况下,刺激经济增长主要靠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只能是配合财政政策。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边界变得有些模糊也不是什么奇怪现象,欧盟国家和美国都存在这样的问题。过去我们强调央行独立性,现在则应该强调财政部和央行的协调与合作。按道理,结构性目标应该是由财政政策实现的。资金分配不是央行所能做的事情。货币政策只能在从宽与从紧之间进行选择,强调支持实体经济完全正确,但货币政策难以实现“精准滴灌”。中国国债收益率明显高于美国等国而且呈上升态势。“我以为,央行有必要降低利息率。与此同时,降低利息率还可以抑制短期资本流入,避免人民币的过度升值。”
 

【版权说明】: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付出与创作,金安网均在文章开头备注了原标题和来源。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谢谢。

 

(责任编辑:admin)
    
    版权所有 © 2013 金融安防在线 粤ICP备13015704号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摘编,违者必究!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广棠西路8号 读者信箱:Service@jraf.net 流量统计: 技术支持:广州巨腾
    全国统一热线:020-31003448
    金融安防在线| 金融安防之家|金融安防社区|金融安防传媒|金融安保|金融安防|金融安防论坛|金融安保传媒|金融安防网|中华金融安防在线|金融安防平台|金融安全之家|金融安保在线|金融安防家园|金融安保网|安防在线|华夏金融安防在线|神州金融安防在线,金融安全防火墙|金融安全传媒|金融安全在线|金融安保论坛|金融安全论坛|金融安防教培网|金融安防信息港 | 金融安全|金融安防科技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