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人民银行《金融安防》杂志合作的金融安防在线(金安网)----金融机构和安防企业唯一互动平台!
金安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金安动态 > 时事快递 >   
内容正文
酒店业最艰难时刻:开门就是亏损 食材只能浪费掉
时间:2020-02-06 17:1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杜宁宇管理的 酒店 还在坚持着没有关门。 目前酒店里有不到50个人上班,提供最基础的服务岗位,保障前台、清洁,和每天不到10间房的入住量。每日的进账收益,还不足以覆盖酒店每

杜宁宇管理的酒店还在坚持着没有关门。

目前酒店里有不到50个人上班,提供最基础的服务岗位,保障前台、清洁,和每天不到10间房的入住量。每日的进账收益,还不足以覆盖酒店每天四、五千元水电费。

杜宁宇告诉界面新闻,估计当地的酒店九成暂时关停了,2000多家中大约只有20家在营业。因为开门就意味着亏损。

这家位于都江堰市的酒店有200间左右客房,可以提供住宿餐饮、温泉以及会议服务。总员工数200多人。按照往年惯例,春节是业绩飙红的黄金时间。

截至今年大年三十当天,原本酒店春节几天餐饮预定全满,还订了很多婚宴,从初二至初五的房间预定也几乎全满。这本来是个红火热闹的春节。为迎接一年一度的高峰期,餐厅花几十万元采购了大量的肉类、蔬菜以及配料等食材、原材料。

 

 

 

但没想到蔓延到全国的新型冠状病毒,导致所有订单都取消了,酒店给客人无偿退款。现在这些食材一部分用来做员工餐,还有大量食材,可能只能浪费掉。

杜宁宇计算过,酒店的现金储备,最多支撑2个月。

关停还是撑着?

目前都江堰当地仍在营业的酒店,主要以大型酒店、当地热门酒店以及国资背景的酒店为主。

其他小酒店即使关停了,也还要面临员工薪资、租金等成本支出。

酒店业一份抽样调查数据显示,受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疫情冲击,春节以来,全国各大酒店入住率下滑80%以上,很多酒店的入住率不足4%。比2003年非典期间30%-40%的入住率还低。

华美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赵焕焱算了一笔账:以一间酒店400个房间计算,一家酒店运营一天成本约15万元,若不开张也要12万元,有些规模大的酒店,一天总成本可达50万至70万元。

如果酒店暂时关店,虽然能相对减少成本支出,但仍然有无形的损失。“等疫情过后再开业,相当于重头来过,尤其对于获客来说,关的越久,影响越大,客人都忘记你了。”杜宁宇说。

还可能涉及到用工稳定性,“如果酒店继续停滞,员工只能拿到最低工资,可能会转行。”他说。

杜宁宇目前采取了一些措施来控制酒店运营成本,一方面关停餐厅、温泉以及酒店的娱乐设备等,仅保留最基本的住宿功能;另一方面尽可能降低人力成本,减少在岗员工数量,维持基本运营。他计划,未来在岗员工的工资可能会要打一定的折扣发放,在家休息的员工,在保证社保不断缴的情况下,提供不低于当地政府规定的本地最低工资水平。

“接到了当地社保局的通知,社保可以延迟缴纳。但是对于贷款、房租等方面,还在等有没有一些国家政策。”他说。

这个四线城市酒店的遭遇也代表了目前酒店业普遍情况。

在泸沽湖,由于1月28日景区开始封闭,没有游客进来,景区的民宿、客栈基本关停。“以往春节,前后十来天中的营业额五万多,利润三四万,占全年收入的四分之一。好一些的湖景房客栈,收入估计有十万二十万。今年则是零。”泸沽湖一家客栈老板告诉界面新闻,旅游旺季就这么几个,就算之后疫情结束旅游恢复,损失了的钱也赚不回来。

西安一家洲际酒店集团旗下品牌的加盟商称,酒店已经停止营业,而且未来两三个月都会很艰难。

加盟了某国内大型连锁酒店旗下品牌的业主章毅,在杭州、江苏、上海共有16家店,目前还在保持运营。“往年春节期间入住率在95%以上,初二到初六基本满房。今年入住率下降了95%到98%。基本上没有收入,都是支出。”他算了一遍手头所有现金储备,不包括租金,预计还能支撑2到3个月。

“现在不是亏损的问题,是已经跌到地板上了。看营收数字已经没有意义。”他坦言,“但如果停业,员工会想酒店是不是做不下去了,不利于员工的稳定性。”

另外,酒店如果关停再开业,还需经历一段爬坡期,才能重新到达稳定的入住率水平。“这个时间一般需要3个月。”章毅说。他现在每天的工作,是陆续和每一家店的员工开会,督促在岗员工的疫情防控和安全。

等到恢复经营,他会考虑将酒店客房分区域经营,就像当初非典时期酒店控制成本的办法一样,在入住率低的情况下,开放部分楼层经营,部分楼层消毒。

全国到底有多少酒店暂时关停?目前尚无完整统计。但在各个省市的官方通报里可见一二。

酒泉市37家旅游星级宾馆停业。安徽六安,全市旅游星级饭店退房量1321间。滁州市退团、退房涉及金额448万元。贵州安顺,星级饭店12家,均已按照要求全部停业关闭。呼伦贝尔市关闭全市A级旅游景区及星级乡村(牧区)旅游接待户102家。淮安市,全市23家旅游星级饭店中15家星级饭店暂停营业,8家星级饭店调整营业时间和服务项目。鄂尔多斯市,全市29家旅游星级饭店,已自行关停18家。

这些统计并不包括未评定星级的中小酒店。对于在A股上市的全国性连锁酒店集团来说,2月3日鼠年开盘首日的股价都迎来大幅下跌,随后略有小幅理性回升。

普遍受冲击,哪些酒店风险更大?

大型酒店集团正在想办法为旗下酒店提供支持和鼓励。

就在2月2日晚上,华住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季琦发布了第二封内部信,表示不提倡酒店加盟商关店歇业。“不管是出门在外回不了家的旅客,还是医护人员、封城无家可归的人员,都需要有一个休息的地方,”季琦在信中称。

他表示,理解酒店加盟商为了止损减亏暂时关店,但不能牺牲员工利益。在目前情况下,华住的决策是保留员工,门店不裁员。季琦捐出全部薪酬,华住管理层捐出部分薪酬以示支持。对于关店,并开除、辞退员工的加盟商,华住必要时甚至考虑解除加盟合同。

季琦建议,酒店加盟商可以跟房东谈免租、减租,至少可以谈成暂缓支付租金。

“非典过后,全国出现了报复性的旅行和消费,各家酒店的生意空前的好。这次出现同样的报复性繁荣是大概率事件。”他说。

目前,国内酒店集团如华住、开元、首旅如家,都对全国的加盟酒店采取了减免扶持政策。亚朵酒店、东呈酒店则正全力支持武汉及湖北地区的疫情救援,为医护人员和参与支援队伍提供支持。

2月4日,首旅如家酒店集团结合节后返程、企业返工人员的居家隔离需求,在北京、上海、广州、天津、顺德、江门、中山等7个城市的60家酒店推出酒店居家隔离房,根据防疫要求配备防护用品、消毒杀菌用品及其它生活必需品,划分入住隔离区域。

经历过非典的酒店业者认为,一方面,扛过了疫情的酒店会迎来春天,另一方面疫情也会冲击到大量中小酒店,有可能“抗不过去”。

杜宁宇非典期间在成都的酒店工作,他记得当时餐饮、婚宴以及住宿、旅游并没有完全停滞,疫情过后带来了酒店行业的洗牌。

武汉的资深酒店业主张海彭认为,2019年,酒店行业内部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市场向存量酒店掘金,竞争变得激烈。“年底前身边同类的几家经济型竞争对手都倒闭了。所以预计会对酒店行业经营不好的经济型酒店冲击更大。”他说。

张海彭分析认为,这次疫情受到较大冲击的酒店,还体现在三四五线城市的酒店。因为原本这些酒店将在春节迎来人们的过年返乡潮,人们住酒店或是办酒席,打牌,从大年二十四到正月十五的时间内,生意兴旺。但受到冲击之后这些酒店或因资金储备小,或因经营能力弱,复苏更艰难。

“另外带餐饮的酒店支出成本更高,本来指望春节回本的,结果亏损了。对于一些度假型酒店来说,春节假期等几个高峰的业务占比极大,冲击也很大。”他说。

对于自己在武汉经营的酒店,张海彭相信,等到疫情过后,“只要开店,就可以做到不亏损。”因为酒店位置有较大的客流,而且在线上预订平台也有不错的口碑。

在当前整个旅游商业生态都受创的时候,具体到哪些酒店企业承受的损失更大?晗月酒店集团副总裁夏子帆认为,全服务酒店比有限服务酒店受损更大,轻资产酒店管理公司比自持物业的重资产酒店集团承压更大。

“全服务酒店人手众多、机构庞大,项目齐全,通常都是上亿资产的企业,这个时候停下完全无收入,成本开支相当庞大。”夏子帆说,而有限服务酒店营业项目单一,人房比低,风险小一些。

另外,对于轻资产的小型酒管公司来说现在也是个非常时刻,“如果挺不过去,就面临被洗牌,或者就此沉寂。特别是低于200家的发展型酒店管理公司。这类酒店成本构成基本上是七成人工,两成差旅成本,一成办公费用,也就是说人工是轻资产公司最大的成本。”夏子帆解释称。

有酒店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分析,酒店业作为民生基础服务行业,也是劳动密集型产业,承担了大量基层群众的社会就业职能。他呼吁,政府出面鼓励和号召广大房地产业,为酒店经营者减免租金, 希望政府在税收,和事业性收费上,比如水、电、气、网络、电视等,给予一定政策支持,并能针对一些中小酒店成立酒店企业疫情脱困专项的援助基金, 帮助尽快恢复经营生产。

酒店业者还能做什么?

即便在当下,酒店业者也并非无事可做。

仍然有从业者在寻求危机中可能的机会,为疫情过后的复苏做准备。

季琦在内部信中鼓励酒店员工,非典时期,由于流传说分体空调较中央空调安全,有许多客人从高档酒店搬到华住的经济型酒店来。为了节约成本而采用的分体空调,反而成了一个卖点。而在仍然开业的酒店当中,华住集团之前为了提高效率而投入的技术升级,使得酒店可以基本做到无接触服务,自动办理入住,也在特殊时期的酒店疫情防控中发挥了作用。

多彩投首席战略官张森华认为,目前酒店可行的自救方式,除了寻求租金减免、降低管理费用,还可以通过私域流量营销,来寻求新的业务增长点,以备疫情之后,快速地提高入住率。

比如多彩投孵化的多彩物联正计划和开元、美豪、锦江等一些酒店集团合作,将酒店中的一部分房间改造成为健康睡眠房,安装新风系统、零压床垫等设备,加上物联网技术,显示环境空气质量、睡眠质量等指标,用健康概念在疫情之后帮助酒店提升入住率。

 

另外,张森华认为,疫情之后,中国酒店业的“投资人”模式可以考虑调整。“包括低端经济连锁、中端酒店,大部分都是投资人来租赁物业,然后自己经营或找管理品牌来经营,该模式的抗风险能力较差,而且现在中高端酒店也开始用二房东模式投资,”他认为,随着租赁物业做酒店、民宿的风潮稍稍降温,资产价格趋于合理,有一小部分投资人会考虑买入物业来改造、持有酒店。

夏子帆认为,疫情之后的触底反弹是常态,但那些选择暂时关停的酒店业主业要做好随时开业的准备,比如定时给客房通风,每天消毒,时时关注疫情变化,提前储备物资,稳定员工心态,等疫情一过立刻恢复营业状态。

“酒店只有在这个时候,凝聚全员心力,保持镇定,加强学习,提升技能,时刻做好开业准备,才能在疫情结束后快速恢复营业。”她补充说。

(文中杜宁宇,张海彭,章毅为化名)

(责任编辑:admin)
    
    版权所有 © 2013 金融安防在线 粤ICP备13015704号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摘编,违者必究!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广棠西路8号 客服邮箱:Service@jraf.net 流量统计: 技术支持:广州巨腾
    全国统一热线:020-31003448
    金融安防在线| 金融安防之家|金融安防社区|金融安防传媒|金融安保|金融安防|金融安防论坛|金融安保传媒|金融安防网|中华金融安防在线|金融安防平台|金融安全之家|金融安保在线|金融安防家园|金融安保网|安防在线|华夏金融安防在线|神州金融安防在线,金融安全防火墙|金融安全传媒|金融安全在线|金融安保论坛|金融安全论坛|金融安防教培网|金融安防信息港 | 金融安全|金融安防科技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