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人民银行《金融安防》杂志合作的金融安防在线(金安网)----中国金融机构和安防企业唯一互动平台!
金安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金安动态 > 时事快递 >   
内容正文
赵欢掌舵国开行“万亿巨轮”面临新考验
时间:2018-10-09 11:45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admin 点击:
赵欢掌舵国开行“万亿巨轮”面临新考验

9月27日,成立24年的国家开发银行 (以下简称“国开行”)迎来第四任掌门: 农行原行长赵欢任国家开发银行党委书记,并提名出任董事长。

  9月17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与国开行 签署《全面支持数字经济发展开发性 金融合作协议》(下称《协议》)。根据《协 议》,国开行拟在未来5年内投入1000亿元,支持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新型 智慧城市等领域的建设,优先培育和支 持一批数字经济领域重点项目。

  多位市场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 者采访时指出,目前基建增速仍处放缓 阶段,《协议》吹响了以新基建带动稳增长的号角。申万宏源(4.39 +0.69%,诊股)(1.70 -1.16%)证券固定收益总 部副总经理范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 一轮稳增长和(91.15 +0.33%)补短板中,不仅应该关注到“铁公基”这样的传统基建项目,“信息服务这样的新基建项目,也将成为这 轮基建投资的重要部分”。

  国开行正是这一轮新基建强有力的推动器。

  “国开行对新基建的推动作用是 毋庸置疑的,尤其是在国开行经历极 速扩表之后,将在推动稳增长方面发这艘“万亿巨轮”面临新 问题:习惯了高债务、高杠杆的发展模式后,面对经济形势下行的压力,曾长期困扰国开行的资本金问题重新凸显。 挥愈加重要的作用。”华宝基金副总经 理李慧勇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 表示。

  李慧勇所说的“极速扩表”,是指 从2007年到2018年的11年间,国开行的 资产规模增长了足足4.5倍,从当初的2.9 万亿元上升到今年6月的接近16万亿元, 年均复合增速接近19%。与此同时,这艘 “万亿巨轮”面临新问题:习惯了高债务、高杠杆的发展模式后,面对经济形势下行的压力,曾长期困扰国开行的资本金问题重新凸显。一名不愿具名的银行业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国开行这些年的扩表过于迅速,加上其业务大多以中长期贷款为主,“一旦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增大,违约问题会被进一步放大”。

  稳增长利器

  投资数据仍然是8月经济的短板。

  9月14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 显示,前8个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 含农户)约41.5万亿元,同比增长5.3%, 增速比1–7月份回落0.2%,降幅相较于 1–7月份的0.5%亦有所收窄。细分来看, 制造业投资经历5个月的加速增长期; 房地产投资增速为10.1%,依然维持两位数高位;民间投资同比增长8.7%, 也高于投资增速;唯独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仅4.2%,增速比去年同期下 降15.6个百分点,继续拖累整体投资增速。

  “此前两轮的政策边际宽松中,国 开行在棚改、铁路、水利工程等大型基建项目的顺利落地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而在这一轮的稳增长中,新基建将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抓手。”李慧勇在 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年扶持光伏产业开始。整个中国的光伏产业进程,都有国开行的身影。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从2007年至2010 年,国开行对整个光伏产业的授信达 到2000亿元,天合光能、英利绿色能 源、晶澳太阳能(3.21 +0.31%,诊股)等光伏企业从国开行拿到的授信额度都高于300亿元。但2012年后,光伏产能明显过剩,国开行逐步将支持范围从相对单一的光伏产 业,拓宽为风电、太阳能发电、生物质能等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发展等新能 源项目。2017年全年,国开行发放战略性新兴产业贷款共3443亿元,发放的环保及节能减排贷款也达3270亿元。

  近十年来,国开行的贷款投放领域几经变化。

  “2009年在政策稳增长的大背景 下,国开行贷款集中投放于基建领域; 2010-2012年,国开行的重心逐步转向扶持战略新兴产业,服务经济结构调整,对光伏行业的贷款支持就是典型例子;2014年以来,国开行再度回归 以城镇化为主要抓手的稳增长角色 ,棚户区改造成为贷款投放的核心领域。”李慧勇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分析道。

  时代周报记者整理数据显示,国开行的基建贷款(包括水利、铁路、公 路及公共基础设施)占总贷款的比重,从2010年的66%下降到2017年的48%, 而棚改贷款则从0迅速升至2017年的 25%。不论投资方向如何改变,国开行对经济的撬动能力首屈一指。国开行公开数据显示,2015 年,通过国开行发放和撬动的贷款约占当年GDP总 额(68.91万亿元)的6%、固定投资总额(55.16万亿元)的13%左右。2017年, 国开行受托管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截至2017年底累计有效决策项目 67个,完成有效承诺额近1200亿元,实际出资818亿元。

  “从过去提供贷款到现在提供资 本金,国开行的杠杆效应明显增大。” 范为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从2015年 的稳增长开始,国开行通过发行专项 金融债,以股权入资基建项目,“一方面增强了实体部门加杠杆的能力;另一方面通过资本金撬动商业银行和社 融资本,进一步放大了刺激效果。”

  兴业证券(4.40 +0.23%,诊股)在今年8月发布的研报亦指出,国开行是“稳增长 的政策利器。由于其兼具货币、财政 和商业银行的属性,其稳增长的空间和效果可能都要超过传统的货币和财 政工具”。“国开行主要发放的都是中长期贷款,这部分资金大多流入基建、 棚改等对经济具有拉动作用的项目当 中。因此说国开行是稳增长利器并不 为过。”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 经济师张永军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资产规模迅猛增长

  历经2008-2010年、2014-2016年两轮政策边际扩张的国开行,资产规模上涨迅猛。

  从2007年到2018年,国开行的资产规模增了4.5倍,从2007年的2.9万亿元上 升到2018年6月的接近16万亿元,年均复合增速接近19%,资产规模仅次于国有四大行,与央行总资产的比例也从2007年的17%上升至2017年的43%。

  “国开行资产规模的高速增长有两方面原因。”张永军告诉时代周报 记者,一方面,国开行具有较强的运营能力和较高的专业化水平,所投资的项目也为其带来巨大收益;另一方面, 央行高达万亿规模PSL(抵押补充贷 款)的注入,让国开行的扩张速度进一步加快。

  所谓PSL,是指央行以抵押方 式向银行提供贷款,合格抵押品可能包括高信用 评级的债券类 资产及优质信贷资产等,而在国开行的案例中,绝大多数PSL都投向了棚改项目。自2014年PSL创设以来,央行累计投放 资金超过3万亿元,成为国开行低成本 资金来源的重要补充。此外,范为还向时代周报记者特别指出,承接PSL 之后,国开行开始成为央行货币传导 的重要一环,同时作为央行公开市场 操作的一级交易商,国开行在流动性分层中的作用不断提升。

  兴证固收研究在今年8月份推出 的“探寻开行系列专题”中指出,在央行以PSL形式向国开行注入大量资金的同时,吸收存款、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存放在整体资金来源中的比重,分别从9%、3%上升到16%和21%,由此成为国开行另外两个重要的负债资金来源。此外,吸收存款在国开行资金来源中的占比稳步增长,且绝对规模保 持每年上千亿的增幅:85%左右为企 业活期存款,另外15%则来自大额存单、企业定期存款等。有意思的是,国 开行的存款增长与发放贷款的走势一致性较高,大部分集中于中西部地区, 占比60%。“在这一轮的稳增长中,国开行的体量有可能进一步扩大。”张永军认为。

  资产迅速扩张的背后,是国开行几经修正的自我定位。

  从1994年成立之初的“政策性银 行”,到2008年更名为“国家开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开始商业化转型,并创造了“中国特色开发性金融”的概念; 2015年4月12日国务院发布国开行改革 方案,将其定位为“开发性金融机构”,明确提出要“积极发挥在稳增长、调结构等方面的重要作用”之后,国开行在稳增长、重点支持基建等方面愈 加重要;2017年,“国家开发银行股份 公司”变更为“国家开发银行”,彻底告别商业化转型,回归为政策性银行 的最初定位。

  “国开行定位的变化,反映出国家对它的要求发生了改变。”张永军指出,国开行之所以回归政策性银行,与国家希望它在稳定经济增长、调整经济结构方面发挥更大作用有关,“这就要求国开行在基建投资和棚改项目方面给以较大的资金支持。”

  赵欢的新考验

  7月2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时指出,部署更好发挥财政金融政策作用,支持扩内需调结构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确定围绕补短板、增后劲、惠民生推动有效投资的措 施,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式强刺激。

  而对迅速扩表的国开行来说,在确保资金流向合适的基建项目,防范由 于“大干快上”而形成的金融风险之前, 首先需要关注自身有可能发生的违约 问题—赵欢正是解决不良贷款余额过多、不良率攀升风险的个中高手。

  2016年,赵欢从光大银行(3.81 +0.00%,诊股)调任农行行长、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彼时, 农行正面临不良贷款余额过多、不良率攀升的风险。而在赵欢离任前发布的农行2018年上半年财报中,不良率下降19个BP,降幅为四大行中最大;拨备覆盖率上升40%,升幅亦为四大行中最大,并由此成为四大行中唯一一家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双降”的银行。另据农行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 年上半年,农行共计处置了表内不良资 产640亿元。事实上,自2016年赵欢担任行长以来,农行对不良资产处置的力度一以贯之,2016年、2017年分别处 置不良资产1416亿元、1608亿元。

  据某农行人士介绍,赵欢处置不良资产的总策略是“多清收、多核销、适度批量转让”:单是2018年上半年, 农行通过直接赔偿、诉讼赔偿等方式 实现现金清收278亿元,占总处置额的 47%,居四大行之首。除不良资产大幅度 下降,农行的抗风险能力也在赵欢任内得到显著提升。根据农行2018年上半年 财报,截至6月30日,农行在资本充足率指标方面,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19%、 11.79%和14.77%,均较去年末有所提升。

  “这些数据,外行读起来可能只是数据而已,但对于面临经济下行与去杠杆双重压力的银行业来说,已经是非常优秀的风险防控能力了。”上述农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掌舵这艘规模高达16万亿元的巨轮,让国开行在继续发挥稳增长利器的同时,做好风险“拆弹”工作,是摆在赵欢面前的新考验。
 

【版权说明】: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付出与创作,金安网均在文章开头备注了原标题和来源。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谢谢。

【扫一扫,关注我们了解更多资讯!】

 

(责任编辑:gzjt2018@123)
    
    版权所有 © 2013 金融安防在线 粤ICP备13015704号-20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摘编,违者必究!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广棠西路8号 客服邮箱:Service@jraf.net 流量统计: 技术支持:广州巨腾
    全国统一热线:400-686-9358
    金融安防在线| 金融安防之家|金融安防社区|金融安防传媒|金融安保|金融安防|金融安防论坛|金融安保传媒|金融安防网|中华金融安防在线|金融安防平台|金融安全之家|金融安保在线|金融安防家园|金融安保网|安防在线|华夏金融安防在线|神州金融安防在线,金融安全防火墙|金融安全传媒|金融安全在线|金融安保论坛|金融安全论坛|金融安防教培网|金融安防信息港 | 金融安全|金融安防科技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