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人民银行《金融安防》杂志合作的金融安防在线(金安网)----金融机构和安防企业唯一互动平台!
金安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金安动态 > 风险控制 >   
内容正文
“小马云”前保姆回应质疑:孩子患有矮小症,回老家生活是家长老师共同商量的结果
时间:2021-02-21 17:16 来源:红星新闻 作者:金安网总编辑室 点击:
2月18日,红星新闻独家报道了 小马云 范小勤被公司解约、重新回到老家农村的消息(此前报道:《 公司只承担学费,以后不再管了 走红五年后,小马云回村了 》)。网上舆论纷纷质

2月18日,红星新闻独家报道了“小马云”范小勤被公司解约、重新回到老家农村的消息(此前报道:《“公司只承担学费,以后不再管了” 走红五年后,“小马云”回村了》)。网上舆论纷纷质疑“‘小马云’没有利用价值后,被公司抛弃”。

“小马云”前保姆回应质疑:孩子患有矮小症,回老家生活是家长老师共同商量的结果

▲“小马云”范小勤

媒体报道显示,去年下半年“小马云”虽然没有在就读的学校露面,但关于他的视频,却每天在网上更新着。澎湃新闻的报道称,仅在抖音平台,就有四个“小马云”相关账号,分别为“小马总美食”、“小马云保姆”、“小马云生活记录”和“小马云总裁”,粉丝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内容多为“小马云”的保姆王云辉陪伴他吃饭、理发、逛街等。但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目前这些账号均已注销。

1000.webp_副本.jpg

▲“小马云”范小勤与保姆王云辉。图据网络

有网友总结称,“小马云”看到有人拍摄他,总会熟练地朝着镜头向观众打招呼、做飞吻,然后要拍摄者“给钱”,因为“拍照要收费的”。

此外,有网友注意到,范小勤腿上还有“密密麻麻的针眼”,并就此猜测他“是不是被注射了抑制生长的激素”,因为范小勤现在的身高还“停留在5、6岁的阶段,一点不像13岁孩子”。

1000.webp (1).jpg

▲相关媒体报道。图据网络

2月20日,“小马云”在石家庄读书时的保姆王云辉联系到红星新闻记者,称“网络谣言特别多”,想通过媒体就“小马云”范小勤的身高、智力问题“做一些澄清”。

王云辉称,范小勤2015年就被公众所知,而自己是在2017年下半年开始照顾这个孩子,“我照顾他之前,他的智力就存在问题,10岁的孩子不知道自己几岁,也不知道1+1等于几。”

此外,据其观察,从2015年到现在,小马云的身高几乎没有变化。“前面没有注意,后面注意到他的身高发展缓慢。出于对孩子的负责,所以带孩子去正规的三甲医院做了检查。”

王云辉提供的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2020年12月出具的一份诊断报告显示,12岁的范小勤被诊断出患有矮小症

微信图片_20210220221830_副本.jpg

▲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2020年12月出具的相关诊断报告。受访者供图

对于“小马云”的学习能力,王云辉称,小马云被接到石家庄后,一直都有读书,“但在班上不太合群,甚至影响到其他孩子学习,老师也很费力”。王云辉说,出于保护孩子的目的,当时并没有对外公布这些情况,这次把三甲医院的检查结果公布,是希望“避免网络谣言拿孩子身高智力来做文章博眼球”。

王云辉称,这次把“小马云”送回老家,是和范家发还有学校一起商量后决定的。父亲范家发也证实,这几年儿子虽然一直在外面读书,但学习上并没有大的进步,确实和孩子本身智力缺陷有关,自己也没有抱太高期望。范家发也流露出一些对媒体和网络报道的不满,当“刘老板”告诉他孩子不能在外面读书的原因后,他认为是一些报道和谣言造成了现在的结果。

至于外界关心的“小马云”和公司解约以及这些年来的“给钱”问题,王云辉说自己都不清楚,“我只是负责照顾他。”而面对“‘小马云’没有利用价值后被公司抛弃”的公众质疑,王云辉没有作出回应。她反复强调,“有太多人在故意抹黑‘小马云’的形象。”

红星新闻记者 王震华 刘苹

编辑 李彬彬

推荐阅读:

"小马云"被解除合同:4年级不认识100元 称是两个鸭蛋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马宇平

江西省永丰县石马镇,那个长得像马云的孩子回来了。

2月19日,在地里干活的范家发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小儿子范小勤将回村里的小学继续读4年级,之前接范小勤去河北读书的“老板”刘长江在今年元旦前赶到石马镇,和他一起办理了转学手续,并且和范家发“解除了合同”。

走红四年后范小勤告别“小马云”身份:解除合同,回到农村读书,四年级仍不会简单加减法

图片来源网络视频截图。

1月5日,12岁的范小勤由“保姆”王云辉送回石马镇严辉村。他的行李是一包衣服和一个书包,这是他在外3年多时间的全部“家当”。这次回到村里,他便不会再回石家庄了。王云辉没有多待,边说着“安全送回家了”“他身体很好啊”之类的话,边拍了段视频便走了。在过去3年多时间里,她是范小勤的“保姆”和“师姐”。

范家是村里最穷的人家之一。范家发年轻时被毒蛇咬了右腿,因为延误了治疗,右腿被截掉了。妻子是智力残疾,年轻时右眼被牛角戳瞎了。家里有两个儿子范小勤和范小勇。家里家外的活计都由范家发操持,他的能干在村里出了名。

范小勤和哥哥是村民眼里“又皮又脏”的孩子。村里人把干干净净的旧衣服送给范家,几天后便脏得看不出颜色。走在路上的兄弟俩看见老鼠会追上去,抓到瓶子里当玩具;他们最喜欢爬家门口的两根竹竿,玩累了睡在地上;身上的衣服经常湿漉漉的。村里的幼儿园拒绝接收兄弟俩。

2016年11月,8岁的范小勤因长得像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而在网络上备受追捧。做代言、搞直播、拍电影的邀约不断,他家那只有一个灯泡照明的毛坯房一度成为网友打卡的“景点”。

2017年秋天,范家发让河北的“老板”刘长江带走了儿子。此后,范小勤变成了“小马总”。他在社交平台的生活很热闹:参加电视节目、时装走秀,上下学有汽车接送,身边有“阿狸保姆”照顾,生日4月30日的他人生头一次过生日,日期被定在了5月20日,长条餐桌旁坐满了大人,视频配字“阿里巴巴太子爷的生日晚会”。

而今,发布这些视频的社交平台账号清空了全部内容,范小勤作为“小马总”的生活片段无迹可寻。

 

 

在石家庄的学校,学校保安看到过,范小勤曾在上课时间独自在校园里溜达,班上同学记得他很少参加考试,偶尔参加一次,也只是在试卷上画圈圈。2020年11月28日,该学校出具的一份说明显示,范小勤从2019年12月18日起,“就隔三差五地请假,没有参加期末考试”。2020年,他有近两个学期没有出现在课堂上。

范家发对儿子的了解比不上视频平台的网友。儿子到了河北,他几乎不会主动给对方打电话。“保姆”王云辉会在“有事的时候”联系他。范家发只知道,在离家1500公里的石家庄,范小勤有书读,有干净的衣服穿,不像在家里只知道到处野,“放学后能有人管”。

国庆节假期,老板会派人接他去探望儿子一次。寒假,范小勤也会回家待上10天。“老板也说,如果范家发不去(探望),每年多给2000元。”范家发拒绝了,家里三亩水稻年收入6000多元,他宁可少要一亩水稻的钱,也要见儿子。去年因为疫情原因,范家发没被接去石家庄。

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范家发说自己和刘长江没有书面约定,也没有签合同。对方口头允诺他,自己将带范小勤到河北石家庄的一所学校读书,好好培养。“如果他读书好,考大学,如果没有考上,就安排进老板的公司做事。”范家发说。

范小勤被带到河北后,范家发每年会收到老板打来的“万八千块钱的生活费”。刘长江帮范家发装修了两层楼,贴瓷砖、装坐便器,添置新家具和门。

范家发被带到南昌签字,成为2019年1月注册的江西小马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20年,占股2.8%的范家发从该公司分红3000元。

他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回忆,当时老板说,“你成了‘法人’,以后村里人不会看不起你。”直到去年12月,村干部到他家给他讲清楚法人的责任,他有点着急了,“我也不懂,也没有管,公司赔了我也没有钱还。”

 

 

天眼查上的信息显示,成立于2018年10月的小马总(北京)商贸有限公司在2020年6月发生股权变更,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和总经理均由刘长江变为范家发,刘长江和王云辉也退出自然人股东,范小勤新增为自然人股东。

截至2月19日记者发稿前,读到小学三年级的范家发仍为上述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他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老板说合同已经解除了”。“他不是说我什么都不是了,什么都解除了吗?”得知自己仍为法定代表人时,范家发反复说,“他跟我说的,我小勤不在那读书了,这件事情就解除了。”

据范家发介绍,除了“解除合同”,刘长江表示公司将继续承担范小勤读书的费用,但之前每年一万块左右的生活费没有了。

范家发坦言,“读小学花不了多少钱的,一年几百块”。村支书黄国兴曾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介绍,“义务教育不花钱,还补贴。读小学的一年补贴500元,初中625元。”据江西省学生资助政策(2020年),义务教育阶段所有学生免学杂费免教科书,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获得生活补助,非寄宿生小学每生每年500元,初中每生每年625元。

范小勤对“钱”的数额没有概念,尽管他以“长得像中国最有钱的人”而走红。如今回到石马镇后,依然有媒体和网络主播继续扑向这个距离县城60多公里、两个多小时车程的山脚下的村子,声称“要带网友看看‘小马云’现在怎样了”。

镜头前,有人拿出一张100元的纸币问他,“这是多少(面额)?”范小勤手指在红色纸币上划过,“是两个鸭蛋。”

范家发开始承认,儿子可能没那么聪明。读到四年级,他还不会简单的加减法。范小勤的身高身材瘦小,和4年前“走红时”相差不大。曾经的“保姆”王云辉在网上发出一张12月19日范小勤在河北省一家医院的就诊证明,上面显示,临床诊断他可能患有矮小症。

范家发也收到了王云辉发来的这张证明,但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2020年12月底,“老板”刘长江来到石马镇。范家发回忆,老板说小勤以后就在老家读书,不回石家庄了。原因是媒体到范小勤就读的石家庄南栗小学采访,学校担心教学秩序受到影响,建议其转回老家读书。据石家庄一相关工作人员透露,范小勤的学籍尚未转走。

为此,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致电石家庄南栗小学教育主任赵云霄,对方以“学校有规定,不接受线上采访”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提到接下来的日子,范家发陷入焦虑。他数月前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尽管儿子有近10个月没有上学,但自己还是没想把儿子接回农村。他只想把眼前的日子过好,让家人吃饱饭,儿子有书读,最好有人管。

而现在,生活又回到了从前。照顾孩子、做饭会挤占他去地里干活的时间,这个只有一条腿的男人觉得分身乏术。范小勤被诊断出来的病症,他还顾不上带儿子去诊治,他也担心家里负担不起医药费。

范小勤又回到了“走红”前那个“又皮又脏”的孩子,穿着沾着油渍的衣服在村里到处跑。隔三差五有陌生人来范家探访,当地村民也见到过“架着很多摄像机来的一大波人”。范小勤会邀请对方来自己家里吃饭,午饭是青菜和粥。来访的人带他去挑选礼物,大多时候,他会每样选两份,一份给哥哥范小勇。

“开心,小勤当然开心。”范家发的语气里有些无奈。只有被来访的人“抓住”时,范小勤要一遍遍重复在石家庄学会的句子,“大家好,我是小马云,我爱你们。”

相关推荐

13岁小马云被榨干后遭抛弃:见人就要钱 2+2都不会算

相信很多人,都对“小马云”不陌生,虽然不一定看过他的网红演出,但他的经历,堪称未成年网红的悲剧典型,在网上被人讨论过不少。

 

几个月前,有消息传出,小马云已经失学、失联,情况堪忧,还被不少网友担忧了一阵子。

 

而现在,小马云的行踪,终于尘埃落定:他终于回到老家,起码不用担心人身安全的问题了。

 

然而,他的真实状态还是令不少人大跌眼镜:外形脏乱、身材发胖、身高却自8岁开始就再也没怎么长过。

 

 

更糟糕的是,人们发现他的腿上有很多针眼,怀疑他被注射抑制生长的激素。

 

并且,不知是何原因,他的智力非常堪忧,连2+2等于几也不会算,语言能力也仅限于“阿里巴巴”、“马云爸爸”之类的口号,其他的话几乎不会说。

 

走红四年后范小勤告别“小马云”身份:解除合同,回到农村读书,四年级仍不会简单加减法

 

据称,现在的小马云,一看到有人拍摄,就对着镜头微笑、飞吻,一脸老成地和人打招呼,然后就管拍摄者要钱。

 

除此之外,他什么能力都没有,要知道,他今年已经快14岁,同龄人已经读初中了。

 

走红四年后范小勤告别“小马云”身份:解除合同,回到农村读书,四年级仍不会简单加减法

 

在小马云还当红的时候,我就曾查阅过他的一些影像资料,当时也觉得,小马云身上的“调教”感很重,一言一行,明显都是按照别人给他的模板做出来的,而且非常生硬,说句不好听的,给人感觉就是“这个小孩看起来不怎么聪明的样子”。

 

但我万万没想到,真实的他居然是这个样子,这已超出了常规标准的鲁钝,而是明显的不正常了。

 

如果说5年前,年仅8岁的范小勤(小马云的真名),是一个智力完全正常的小孩子的话,那么他现在的处境,就和他所在的网红公司脱不开干系。

 

或许是因为激素,或许是因为没有将他送到学校接受教育,或者是网红公司的恶臭“调教”手段,令人失去正常心智,总之,小马云的处境,无异于旧时代人贩子把孩子拐走或骗走,然后打断手脚,让他们在街边卖艺。

 

最惨的是,现在随着马云跌下神坛,小马云也不再受欢迎,几年前还有保姆专门照顾、每天穿梭于城市灯红酒绿的他,现在被网红公司弃如敝履,重新回到农村老家。

 

只要认真思考一下,就能明白他的前景会有多糟糕:智力受损、发育停滞、没读过书、经济困顿,还要承受从(虚假的)天堂一下子跌回地狱的心理落差。

 

而他的家人呢?5年来几乎没联系过,恐怕连亲情都淡漠了,如今小马云回家,家人恐怕不是感到高兴,而是抱怨摇钱树不灵了。

 

而小马云长大之后,又会对那些曾经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而毁掉自己一生的家人,有怎样的感情呢?

 

2

 

小马云的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就在于,他本有一个可以真正改变命运的机会的。

(责任编辑:admin)
    
    版权所有 © 2013 金融安防在线 粤ICP备13015704号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摘编,违者必究!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广棠西路8号 读者信箱:Service@jraf.net 流量统计: 技术支持:广州巨腾
    全国统一热线:020-31003448
    金融安防在线| 金融安防之家|金融安防社区|金融安防传媒|金融安保|金融安防|金融安防论坛|金融安保传媒|金融安防网|中华金融安防在线|金融安防平台|金融安全之家|金融安保在线|金融安防家园|金融安保网|安防在线|华夏金融安防在线|神州金融安防在线,金融安全防火墙|金融安全传媒|金融安全在线|金融安保论坛|金融安全论坛|金融安防教培网|金融安防信息港 | 金融安全|金融安防科技在线